中國科學院昆明植物研究所
热99re久久精品国产首页_久久99r66热这里只有精品_久久一日本道色综合久久 location
當前位置:首頁 > 新聞動態 > 傳媒掃描
left
新聞動態
傳媒掃描

【云南網】行走在高山峽谷里的“追夢人” ——全國五一勞動獎章獲得者、中國科學院昆明植物研究所重點實驗室主任楊祝良

文章來源:云南網  |  發布時間:2020-07-10  |  作者:何家票,呂六花  |  瀏覽次數:  |  【打印】 【關閉

 

  在云南人的朋友圈常常流傳“吃菌會看見小矮人跳舞”“三個小矮人喊你打麻將”“每個云南人都有一個吃菌中毒的朋友”等段子。

  吃菌有風險,吃時要謹慎。

  盡管如此,每當菌子上市,云南人就開啟了“約菌”模式,一聽到吃菌,大家都雙眼放光。

  菌子好吃,但價格也不便宜。

  “科研要為經濟社會服務,才能體現出其應有的價值?!笨吹浇n立卡戶群眾通過種植羊肚菌走上致富之路,中國科學院昆明植物研究所重點實驗室主任楊祝良顯得非常開心。

 

楊祝良工作照 云南省總工會供圖

  讓科研成為致富法寶 

  在青藏高原海拔4000米的群山中,楊祝良帶領一支由數十人組成的野外考察隊正在進行真菌考察,出發前攜帶的蔬菜已經吃完了。

  這時,考察隊有成員說:“楊教授,你專門研究菌類,今天我們就地取材,讓大伙吃上一頓菌子?!睏钭A夹α诵?,沒搭話。

  沒想到這個提議提出來后,引發了考察隊成員的熱烈響應,看到大家伙的興致高漲,楊祝良不忍拒絕。

  他說:“我帶你們撿菌子去,但你們一定要聽招呼,所有撿到的菌子都要經過我檢查,不小心吃到毒菌就糟糕了?!?/p>

  在他的指導下,大家都享用了一頓美味的大餐。

  野外考察是一件極其耗費體力的事情,有時還常常與危險相伴。

  有一次,他們同樣到野外考察,前一天從橋上經過,第二天回來,橋已經被洪水沖走,不得不繞行了很遠的山路。

  還有一次,因為考察地海拔較高,半夜里,楊祝良突然出現高原反應,他趕緊起身找出隨身攜帶的藥吞服后才有所好轉。

 

楊祝良工作照 云南省總工會供圖

  走進真菌標本庫,楊祝良打開一個存放標本的抽屜說道“這是一份鵝膏標本”。

  在裝著標本的袋子,記者注意到上面標注著69740號,來自麗江玉龍雪山,海拔2974米處。

  在采集標本的同時,楊祝良還加大科研服務經濟社會的力度。

  他和研究團隊采集了3000多株羊肚菌菌株,進行多次優化,選育出10余株菌株,經過種植試驗之后,這些選育出來的羊肚菌優良菌株畝產可達150—200公斤,收益可達1萬到1.5萬元。

  怒江州貢山縣是深度貧困縣,楊祝良團隊在這里開展羊肚菌栽培技術培訓,指導獨龍族、怒族406戶建檔立卡貧困戶種植了1170畝羊肚菌,實現了產業脫貧致富目標。

  迄今為止,他們在全國累計示范栽培16800余畝,幫助企業和農戶增收1.5億余元。

  楊祝良與真菌打交道已長達30余載,走遍了云南乃至中國的山山水水,他創立了中國高等真菌分布格局成因理論,被人們敬稱“蘑菇先生”。

  實際上,楊祝良從事菌類研究,還得從他第一份工作說起。

  難忘的求學路 

  1983年,楊祝良從廈門大學生物系畢業后,被分配到中國科學院西雙版納熱帶植物園工作,從事植物學研究。

  當時,他到野外考察,看到雨林中到處是蘑菇,他問同行的人員這些蘑菇的名稱,都說不知道。去問當地老百姓,同樣也不知道。盡管真菌與人們的生活息息相關,具有重要的食用價值、藥用價值和生態價值,但人們對真菌了解并不多。

  楊祝良決定將精力從植物學轉移到真菌學,因此,他報考了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高等真菌與地理學專業碩士研究生,師從著名真菌學家臧穆先生。

  畢業后,臧穆先生告訴他,你要想走得更遠,就應該到國外去開拓眼界,學習新的研究思路、方法和技術。

  于是楊祝良提交了去德國留學的申請,雖然同時申請的有10余人,其中不乏優秀學子,他還是幸運地過關了。

  為了實現科研夢想,他前往合肥中國科學技術大學,用一年的時間強化學習德語和英語,并順利通過語言考試,正式成為了德國圖賓根大學的一名學生。

  當時,他把自己在國內研究的成果展示給導師看,導師看了之后,平靜地說:“你可以做得更好?!焙髞硭麖膬刃纳钐幱X得導師的話太謙虛了,在德國求學所學到的,對今后科研的幫助遠不是“做得更好”而已。

 

楊祝良工作照 云南省總工會供圖

  雖然他通過了德語考試,但到德國后發現,自己的口語水平仍然難以適應學習交流。

  為了提升他的口語水平,導師特意安排兩名德國同學和他一間辦公室,但一到休息時間,這兩名德國同學就跑到別的辦公室喝茶喝咖啡去了。

  語言、飲食各方面的文化差異,讓他一時之間無法融入到當地的生活學習環境中,唯一能做的就是做好科研,在工作學習上贏得別人尊重,要么爭口氣,要么被冷處理,于是他更加勤奮了,一個周有6天半的時間在做科研,剩下半天時間購買生活用品。就這樣,天天泡在實驗室,一泡就是兩年。

  第三年,導師開始邀請他到家里過圣誕節。

  他的德國同學告訴他:“導師是一個非常嚴肅的人,平時從不邀請學生到他家里去?!?/p>

  在德國留學期間還發生了一個有趣的故事,當時,楊祝良在做鵝膏菌研究,一名荷蘭專家和一名美國專家邀請他去荷蘭做研究。

  楊祝良爽快地答應了,到荷蘭后,3人邀約一起吃飯,在等待上菜的過程中,楊祝良提出“生物個體發育過程中伴隨著細胞死亡,動植物是這樣,真菌也是這樣”的觀點,兩名專家不贊同,由此,3人之間發生了學術爭吵,飯也沒吃成。

  楊祝良回到德國后,導師問他:“你在荷蘭‘玩’得開心嗎?”

  他把經歷告訴了導師,導師對他說:“你做一個實驗讓我來看?!?/p>

  在楊祝良做的實驗中,導師肯定了他的觀點。

  導師鼓勵他,不能囿于一方小天地,做科學研究要敢于質疑、敢于挑戰權威,才能推動科研發展。

  在博士生畢業論文答辯時,學校會把畢業論文在校園內公示一個月,如果沒有人質疑,學校才會通知答辯,否則進入不了答辯環節。

  楊祝良的論文交上去后,一個月的時間早就過去了,但他仍然未收到答辯通知。

  后來,導師突然通知他答辯,并告訴他原因。原來,導師是在等一名荷蘭真菌研究專家的回復,在上世紀90年代,郵件尚未普及使用,通信大多得靠郵政信件,來往比較費時。

  導師收到荷蘭真菌研究專家對他的論文給予肯定的答復后,才通知他進行答辯。

  答辯后,楊祝良的成績單上,評語是德語,成績卻用拉丁文寫出,拉丁文代表了博士答辯的最高成績。

  永遠的“中國心” 

  1997年底,楊祝良從德國留學回國后,沒有任何科研經費,他一連寫了幾份科研經費申請書,由于經費審批需要一個過程,他就一邊自費做研究一邊等回音。

  就在這期間,他收到了一封圖賓根大學的來信,打開信看到一半,信中的內容讓他激動萬分。

  原來,他獲得了學校優秀博士論文獎,校長要親自為他頒獎,這是學校給出的最高贊譽。

  楊祝良因科研任務繁忙抽不開身,剛好有同學在德國,學校也允許代領,就請同學幫了這個忙。

  隨后,他申請的科研經費也審批下來,他把全身精力投入到項目研究中。通過幾年的努力,在國內外同行的支持下,2005年,他獲得了國家杰出青年基金資助并入選中科院“百人計劃”。

  直到今天,導師的影響仍伴隨著他。

  現在,楊祝良已經培養了40余名碩士生和博士生,每次楊祝良都會提醒他們,做研究就要敢于質疑。

  做出成績后,邀請他參加會議的信函像雪花一樣飛來,但楊祝良并不想成為“空中飛人”。

  他說:“科研靠的是實干精神,如果我每個會議都去參加,哪里還有精力搞研究?”

 

楊祝良工作照 云南省總工會供圖

  在致力于科研的同時,楊祝良還關注了云南多種常見的有毒蘑菇,為了降低老百姓吃菌中毒風險,他通過電視、講座等各種途徑,普及毒蘑菇識別及中毒防治知識,并總結出了“頭上戴帽、腰間系裙和腳上穿鞋的野生菌不能吃”“黃羅傘和白羅傘不要吃”等安全吃菌黃金法則。

  2017年1月,他主動牽頭編寫和印刷了“云南常見毒菌(毒蘑菇)”宣傳畫,用于云南廣大地區免費宣傳。

  “原本山川,極命草木”,是西漢著名詞賦家枚乘《七發》中的名句。這句話的意思是人類要弄清楚山川地理的情況、對草木名稱及本性進行透徹研究。這8個字同時也是中國科學院昆明植物研究所的所訓,楊祝良已經把這種科研精神融入到云南的山山水水中。

 ?。ㄔ颇暇W 2020年7月8日)

  來源:http://society.yunnan.cn/system/2020/07/08/030777288.shtml 


中國科學院昆明植物研究所

版權所有 Copyright © 2002-2025 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,All Rights Reserved 【滇ICP備05000394號
地址:中國云南省昆明市藍黑路132號  郵政編碼:650201    點擊這里聯系我們  手機版  

原本山川 極名草木